2024-01-27 15:53:19
山月
话题:古籍资讯

汉扬雄撰。《汉书艺文志》《隋书经籍志》《唐书艺文志》都载扬雄集五卷。这个本子早就遗失了,宋代谭志才开始去《汉书》及《古文苑》所载四十多篇,仍编辑为五卷,已经不是旧本的模样。明万历中,遂州郑朴又取其《太玄》《法言》《方言》三部书及类书所引用的《蜀王本纪》琴清音诸条,与诸篇文赋合编,整理为六卷。而把亡佚的篇目名附在卷末。就是这个本子。

扬雄所写的诸篇箴文,《古文苑》《中兴书目》皆写的是二十四篇,只有晁公武《郡斋读书志》说是二十八篇。多了《司空》《尚书》《博士》《太常》四篇,这个集子又加上《太官令》《太史令》为三十篇。考证《后汉书班固传》注释中引用扬雄《尚书箴》,《太平御览》引用扬雄《太官令》《太史令》二箴,那么郑朴增加了篇目不是没有根据的。然而考《汉书胡广传》,说扬雄作十二州箴,二十五官箴,其中有九箴亡佚,那么到汉代为止则只有二十八篇。刘勰《文心雕龙》说,卿尹州牧二十五篇,那么就又亡佚了三篇。不应该在这之后又出现了。而且《古文苑》记载,《司空》等四箴,明白的写着崔骃崔瑗的名字。叶大庆考古质疑又摘录了《初学记》所载的《润州箴》中“乃有六代都兴”之语。那么这些书可能是属于错误引用,不能都判定为扬雄所作。这部书的开头又冠有扬雄《始末辨》一篇,是焦竑笔记《焦氏笔乘》中的文字。焦竑说《汉书》载扬雄出仕王莽新朝,作《符命》(预示帝王受命之文),遭受祸殃,年七十一,天凤五年去世。

考证扬雄到京都见汉成帝,时年四十多,从汉成帝建始年间改元,到天凤五年,是五十二岁。五十二加上四十多,已经将近百年。那么与所记七十一岁又相矛盾。又考证扬雄到京都,大司马王音认为他的文章很特别,王音死于永始初年,那么扬雄到京必定在永始之前。因此焦竑说扬雄仕于王莽新朝的说法是错误的。最近的人都遵循这个说法,为扬雄喊冤。案《文选》中任昉给王俭作的《王文宪公集序》的家牒(一姓之家世系事迹之书)字下,李善注释引用刘歆《七略》:子云家牒言,以甘露元年生,《汉书成帝纪》载,行幸甘泉(皇帝莅临甘泉),行幸长杨宫,都在元延元年己酉。上距汉宣帝甘露元年戊辰,正好四十二年,合乎四十余岁。之后的元延共五年,绥和共两年,哀帝建平共四年,元寿共两年,平帝元始共五年,小皇帝婴共三年。王莽建国共五年,累积到天凤五年,正好是七十一年,与扬雄七十一岁死正适合。因此扬雄出仕王莽新朝十年,毫无疑问。焦竑没有考证去甘泉狩猎和长杨的时间,而以成帝即位的建始元年计算,违背和错误就太多了。只有王音死去的年份,实在与扬雄传不合。然而音字是根字之误,宋祈已经提到过了。他的文字在今本《汉书注》中,焦竑岂是没有看到吗?

你可能还有兴趣
黄帝九鼎神丹经
淮南鸿烈集解
墨经
《尸子》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