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-01-27 09:26:54
静安居士
话题:古籍版本,读书札记

南宋时期我国雕版印刷技术得到空前发展,形成了几个大的刻书中心地区,如浙江地区、四川地区、福建地区、江西地区等。其中尤以福建建阳地区民间刻书最为兴盛,所刻印图书远销全国各地及海外,流布最为广远,今存宋版书中也以建阳地区刻本传存数量最多,后世称“建本”。黄善夫即是建阳地区著名刻书者之一。

黄善夫以刻“三史”著称,即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与《后汉书》,传本皆极罕见,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有其中的两种:宋黄善夫刻刘元起印本《汉书》、宋黄善夫刻本《后汉书》。其中《汉书》有“建安黄善夫刊于家塾之敬室”牌记、“建安刘元起刊于家塾之敬室”牌记,及庆元刘之问刻书识语。《后汉书》有“建安黄善夫刊于家塾之敬室”牌记。两本行款均为半叶10行,行18字,小字双行22、23字不等,细黑口,左右双边,每叶板框左上部有书耳,刻篇名。其中《汉书》存世仅3部,除北大藏本外,惟日本松本市立图书馆及历史民俗博物馆有收藏。《后汉书》存世仅两部,除北大藏本外,日本松本市立图书馆亦藏一部。“三史”之另一种《史记》,今日本历史民俗博物馆及中国国家图书馆各有藏本。

黄善夫刻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与《后汉书》行款字数与字体风格完全一致,刊刻时间相去不远,类似现在同一出版社同时出版的一套样式统一的“丛书”。其版刻字体具有典型的南宋建刻风格,刻印精美,字大悦目。傅增湘先生曾观黄善夫本《史记》,评价道:“是书精雕初印,棱角峭厉,是建本之最精者。”

存世黄善夫刻本均刻有牌记,有的还有刻书识语,这是判断其版刻年代的重要依据。

牌记类似今天出版物中的版权页,是宋代刻本书中常见的形式,一般刻在一部书的序末、目录末、卷末等处。牌记有各种形式,如刻成长方形、椭圆形、亚字形、钟形、爵形等,字体有楷体、篆体、隶书等,内容主要标示刻书时间、刻书者姓名或刻书地点,有的还标示版权或为自己的刻书做广告宣传。比如宋绍兴十年邵武朱中奉刻本《史记》中的三行长形牌记“邵武东乡朱中奉宅刊行,校勘即无讹舛,绍兴庚申八月朔记”,宋王叔边刻本《后汉书》中的五行长形牌记“本家今将前后《汉书》精加校证,并写作大字锓板刊行,的无差错,收书英杰伏望炳察,钱塘王叔边谨咨”,标榜自己的刻本校勘精审,刻印上乘,希望读者踊跃购买。宋眉山程舍人宅刻本《东都事略》牌记“眉山程舍人宅刊行,已申上司,不许覆版”,则申明版权,警示盗版者。刻书识语性质与牌记类似,但内容较牌记丰富,形式也比较随意,亦刻于书末、卷末等处,长短不拘。如松本市立图书馆藏黄善夫本《汉书》中的刻书识语云:

“《汉书》一代之良史也,君臣行实、万世之龟鉴在焉。况文章最为近古,学者尤所究心。比因刻梓,集诸儒校本三十余家,暨予五六友,澄思静虑,雠对同异,是正舛讹,始于甲寅之春,毕于丙辰之夏,其用心勤矣。然识见凡陋,虑未审于是非。四方学古君子视其遗误,能以尺纸示诲,敬即镌改,亦丽泽之美意也。建安黄宗仁善夫谨咨。校字黄颐养正。校字陈熙舜绩。校字虞应仲诚之。校字刘之问元起。校字叶蔶子实。”

说明了此书刊刻缘由、刊刻起始时间、参与校勘者姓氏等项,由此我们可知黄善夫本《汉书》的出版工作,自光宗绍熙五年(1194)春至宁宗庆元二年(1196)夏,持续了两年时间方始完成。

黄善夫的事迹不见文献记载,我们只能从传世黄氏刻书中透露的信息,窥其大概。从《汉书》、《后汉书》的刻书识语可知,黄善夫名宗仁,字善夫,福建建安人,生活于宋光宗、宁宗时期,他在绍熙、庆元间曾组织校刻“三史”(或许同时还曾刻其他史书),也刻过《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》等书。黄善夫所刻部分书版,后来因某种原因,转归与刘之问(字元起),由刘氏继续印刷发行。北大藏本《汉书》即是转归刘元起之后的印本,其中删除了黄善夫的刻书识语,而增加了一段刘元起的识语,及“建安刘元起刊于家塾之敬室”牌记,所以过去都著录作刘元起刻本。


黄善夫刻本“三史”,因为牌记中有“家塾”二字,前人多将其归于家刻本之类。实际上从今存传本的风格、文字来看,将其归入书坊刻书可能更近事实。“三史”规模都在百卷以上,今北京大学图书馆所藏黄善夫刻《汉书》一百卷共80册,《后汉书》一百二十卷共60册,蔚为大观。黄善夫以一己之力,刻印如此大部头史书,并组织一批编辑校勘人员协同工作,说明他的刻书坊具有相当的经济实力与经营规模,是南宋建阳地区众多书坊中的佼佼者。

来源:今日头条  善本古籍

你可能还有兴趣
《青琐高议》
《船山遗书》
中国文言小说书目大全
古籍版式有哪些?文心一言的答案。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