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-03-25 09:57:35
xkelf
话题:古籍版本

卢善庆
王国维《词话》素为学界重视,现就已问世的三种本子评《人间词话》笺注
一九六○年出版的徐调孚注、王幼安校订的《人间词话》是笺注本中的第一种,又叫通行本。该书的校注,主要是对《人间词话》中引用的诗词、文句一一注明出处,摘录整首诗词和引文全句段,让读者阅读时得到便利。在校注中,也触及到《人间词话》引用的诗词、文句的误写、异文之处,不过,只是在版本互校中谈到的意见,并不是校注者特意的阐发。通行本的可贵之处,是在它辑录较全,给人以全貌。六十年代以后,研究王国维的《人间词话》,大多依据通行本。
近出靳德峻笺证、蒲菁补笺的《人间词话》(以下简称靳笺证本),是第二种笺注本。据该书《出版说明》指出:“靳德峻的笺证曾经出版过,蒲菁又作了补笺”。靳笺证本只笺证了通行本的第一部分《人间词话》(两卷本之上卷)六十四章节。通行本的第一部分的校注条目为九十四则,靳笺证本笺证的条目为二七六则(原笺一一五则、补笺六十一则)。两种笺注本互见的条目有七十多则,在转引诗词、文句和校勘方面,大同小异者甚多。尽管如此,靳笺证本相对于徐校注本有所前进。它不仅增补了作者生平、思想和作品的介绍,而且往往找出不同章节的相互联系,不作孤立的笺证。还有一些章节的笺证说到王国维的其他著作中的论述。这些无疑给人一种整体感。由于徐、靳各自笺注的角度和特点不同,两种本子不妨对照起来读,大有裨益。尤其可贵的是在靳笺证本中还公布了一条新材料,即关于三种境界说王国维本人的解释,当有助于深化对这一问题的探讨。
不过,靳笺注本在版本方面,个别地方不大考究,有臆断之嫌。二十三章节说“徐调孚校注本,下有‘皆能摄春草之魂者也句”,用括号括上,有拟删之意。今查,《国粹学报》第四十九期,总1445页上有这句话([台湾]文海出版社一九七0年版)。下面要说到的滕校注本的原稿本中也有这句话,通行本将其中的“写”改作“摄”。不知靳笺证本根据哪个版本拟删去这句话,使人费解。同时,靳笺证本所引诗词、文句未注明版本出处,无法查证。校对亦有疏忽,有几处竟把“冯延巳”误为“冯延己”。
滕咸惠校注的《人间词话新注》(简称滕校注本)是第三种笺注本,比起前二种,有三个特点:
首先,滕咸惠对王氏美学思想作了总体研究,知人论世,从全体中更可以把握部分著作的精神实质。其次,王国维的美学思想,包括他的《人间词话》,同他接受、研究西方美学有很大关系。笔者以为这正是王国维美学思想的理论基础(见《中国哲学》第六辑载拙文)。这个问题,在徐校注本中基本没有提及,在靳笺证本里只有一处笺证到尼采。滕校注本突出了西方美学,尤其叔本华给《人间词话》的影响。但它似乎只显示两者联系的方面,而未能划清其区别的另方面,缺乏进一步恰当的笺证。也许这受了校注体例的束缚。体例是人为的形式,难道内容不能冲破它吗?
滕校注本最引人注目的是第三个特点,就是公布了《人间词话》的原稿本。笔者以为,拿原稿本次序排列同手定本相比,显然手定本更能体现《人间词话》的本色和贡献。因为手定本第一章节就标举“境界”说,从一章节到九章节自成段落,而这九章节在原稿本中编次为三一、三二、三三、三四、三七、三五、四六、四八、七九,可见不是一般文字上的润色而已。王国维的“境界”说,为靳笺证本和滕本周振甫序所推崇,不正证明了手定本的匠心独运吗?至于说到文字的增删,不象编次那样一目了然,有的增删得好,有的则未必然了。
(《蕙风词话·人间词话》,徐调孚注,王幼安校订,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六○年四月第一版,0.92元;《人间词话》,靳德峻笺证,蒲菁补笺,四川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一年九月第一版,0.29元;《人间词话新注》,滕咸惠校注,齐鲁书社一九八一年十一月第一版,0.48元)

侵删

你可能还有兴趣
现存古籍稿本书目大全(共11898种).集部
《船山遗书》
古籍版式有哪些?文心一言的答案。
《楚辞》的几种注本
评论